首頁  > 2020

2020丨公元820年代:李吉甫編纂《元和郡縣圖志》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2020-06-28 13:06

(腳本撰寫:易舜 視頻統籌:劉芳源)

  本期提要

  唐憲宗在唐代后期君主中獲評價最高,被譽為中興之君,這與他任用一批極有才干的宰相頗為相關。李吉甫在憲宗朝兩度出任宰相,他編纂的《元和郡縣圖志》是中國古代歷史地理名著。《元和郡縣圖志》保存了大量的歷史資料,對宋代《太平寰宇記》,元、明、清各代的《一統志》等有很大影響,堪稱開我國總地志的先河。

當前通行的中華書局版《元和郡縣圖志》。

  唐憲宗李純,是安史之亂后非常注重實干的皇帝。他誦讀先朝皇帝實錄,對于太宗創業、玄宗治理最為欽佩,尤其仰慕貞觀之治、開元之治,以至讀書手不釋卷。為了力挽安史之亂后的頹勢,他奮發有為,提升中央權威,平定藩鎮叛亂,致使“中外咸理,紀律再張”。由于憲宗在位時年號為“元和”,史稱“元和中興”。

  “元和中興”的出現很大程度歸因于憲宗任用了一批堪稱國之干城的忠臣良將,兩度為宰相的李吉甫就是其中之一。

  李吉甫,趙州贊皇(今河北贊皇)人。李棲筠、李吉甫、李德裕祖孫三代,均在中晚唐政局中頗有影響,李吉甫、李德裕父子更是兩次拜相,分別在“元和中興”和“會昌之政”中扮演過重要角色。

  用今天的話說,李吉甫是經得起考驗的。李吉甫學識淵博,熟悉唐代立朝以來的典故,在德宗一朝就受到宰相李泌、竇參器重。但是宰相陸贄“疑其有黨”,將其調離京城,擔任明州長史。

  到了明州,李吉甫官職雖小,但其心胸卻像明州的海洋一般廣闊。不久,陸贄遭到政敵陷害,被貶到忠州。當時的宰相知道李吉甫與陸贄的恩怨,于是想出借刀殺人之計,任命李吉甫為忠州刺史,想借李吉甫來整陸贄。陸贄當時成了李吉甫的下屬。但是李吉甫上任以后,與陸贄坦誠相見、以寬厚待之。李吉甫的寬宏大量深深地打動了陸贄,二人之間前嫌冰釋。陸贄盡心盡力協助李吉甫治理忠州,兩人都受到當地百姓擁戴,傳為佳話。

《元和郡縣圖志》書影。

  唐憲宗剛剛即位,就從外地召回仰慕已久的李吉甫,入翰林院,任翰林學士。緊接著李吉甫任中書舍人,獲賜紫衣。

  唐憲宗登基面臨的首要問題,就是節度使仗著藩鎮割據一方。憲宗即位第二年,西川節度劉辟叛亂。時任宰相杜黃裳(曾擔任為平定安史之亂立下赫赫功勛的郭子儀幕僚)極力主戰,但是朝中大臣多數認為西川(也就是蜀地)地勢險要,易守難攻,不主張出兵討伐。李吉甫力主出兵,于是神策軍統領高崇文率兵伐蜀。兵是出了,卻久攻不下,朝中少不得議論紛紛。李吉甫上奏唐憲宗,讓江淮軍隊直搗三峽重地,西川叛軍必然會分兵救援,這時朝廷可命高崇文乘虛一舉拿下西川。唐憲宗依其所奏,收復西川。李吉甫又建議將蜀地分為西川、東川,讓高崇文和嚴礪分別擔任節度使,二人可以互相節制。

  自德宗以來,很多節度使擁兵自重,終身任職,逐漸形成尾大不掉之勢。面對這一弊病,李吉甫改變了朝廷一直以來對藩鎮的姑息態度,在拜相后的一年多時間內,共調換了三十六個藩鎮長官,使得節度使難以長期牢固地控制某個藩鎮。

  元和三年(808年),右仆射裴均覬覦宰相之位。恰巧當時制舉考試,有舉子在考卷中抨擊朝政,引起唐憲宗非常不滿。裴均借機指使自己的黨羽,說此事背后是宰相李吉甫在教唆,幸虧多位諫官為李吉甫力辯清白。此事不久,李吉甫生病,請郎中來家中看病,有人又借機污蔑他結交江湖術士。李吉甫知道自己施政得罪了不少人,于是主動請辭相位,并推薦裴垍接任。當年秋,李吉甫出任淮南節度使(治所在今江蘇揚州),唐憲宗親自為他踐行。李吉甫在淮南三年任上,為官一任,造福一方,率領民眾修筑水利工程,灌溉萬頃農田。

  元和六年(811年),裴垍因病罷相,唐憲宗召李吉甫回京,第二次任職宰相。他向朝廷建議裁汰冗雜官吏,降低百官俸祿,以節省國家財政支出。唐憲宗依其所奏,裁減內外冗官八百余人、冗吏一千七百余人。他勸憲宗出兵征討河北藩鎮,并繪制地圖標出河北險要之處,得到憲宗首肯。唐憲宗將其所繪地圖掛在墻上,每次討論河北的局勢時,都對李吉甫稱贊不已。

  元和九年(814年),淮西節度使吳少陽病逝,其子吳元濟請求繼任。李吉甫認為淮西鎮地處內陸,不應該效仿河朔三鎮父死子繼的慣例,主張趁機出兵奪取淮西。憲宗贊同他的提議,委任他策劃征伐淮西之計。

  李吉甫學識淵博,著述豐碩。他“少好學能屬文”“明練典故”,曾因“該洽多聞,尤精國朝故實,沿革折衷”而受贊譽。清代著名學者孫星衍認為:“唐宰相之善讀書者,吉甫為第一人矣。”

  李吉甫一生著述很多,絕大部分已經亡佚,比較完整地流傳至今的惟有《元和郡縣圖志》。李吉甫特別關注輿地之學,認為輿地之學“事關興替,理切安危”,可以“佐明王扼天下之吭,制群生之命,收地保勢勝之利,示形束壤制之端”,這也就是《元和郡縣圖志》一書編纂的宗旨。

  《元和郡縣圖志》,以“元和”年號為名,全書40卷,目錄2卷,總共42卷;以10道47鎮為綱,府、州、縣為目。府、州按道分鎮記載。“每鎮皆圖在篇首,冠于敘事之前。”圖志保持疆域的完整性,并示收復之志。

  其中,追溯沿革的體例,使其保存了許多珍貴史料。尤其是南北朝時期的政區沿革,史籍缺載,多賴《元和郡縣圖志》才得以了解。對于唐代的建置沿革,更搜集了大量資料,有些為新、舊《唐書》所不載,因而成為研究唐代地理沿革的重要史料。該書如同一份唐代交通地圖的說明書,記錄了山川、澤陂、物產、礦產、古跡等內容。其中,“貢賦”自從《禹貢》開創以來,地志類書詳加記述的以《元和郡縣圖志》為首。貢品多為土特產、藥材和著名手工業品,且記載了開元、元和兩種貢品;賦品則是絹、綿、布、麻之類。

  《張議潮統軍出行圖》,敦煌莫高窟第156窟晚唐壁畫,表現張議潮被封為河西十一州節度使后,統軍出行的場面。

  《元和郡縣圖志》在傳世過程中不斷散佚。圖的部分,北宋時就亡佚了。南宋淳熙三年(1176年),襄陽幕府張子顏讀了程大昌的抄本后感慨:“明主扼天下之吭,制群生之命者,不在茲乎?”遂將志的部分附之刻板。

  《元和郡縣圖志》具有鮮明的特色,其編寫出于強烈的現實關懷,內容翔實,體例完備,對后世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關注局勢,強調軍事。安史之亂后的藩鎮格局,威脅到中央統治。李吉甫作為唐廷重臣,是反對割據、維護統一的。他曾經直接參與用兵西川劉辟、浙西李锜和淮西吳元濟的決策,他反對徐州節度使張愔將濠州泗州劃歸徐州的要求,也曾謀劃削弱河北三鎮。李吉甫認為,“成當今之務,樹將來之勢,則莫若版圖地理之為切也”。每鎮一圖一志,記山川關隘,就是為了說明“丘壤山川,攻守利害”;所記貢賦物產,也是為了財政軍需。因而它是一部具有濃厚軍事色彩的地理總志。明末清初著名歷史地理學家顧祖禹非常推崇《元和郡縣圖志》,“善其敷陳時事,條列兵戎”。

  取材廣博,實事求是。據學者研究統計,此書征引前人著述達100余種,舉凡經史子集,都在引用之列。有學者核對過征引的前人著述,結果全部翔實無誤,竟沒有一處隨意杜撰。

  體例完備,影響深遠。它繼承了漢魏以來疆域地理志和圖記、圖經兩方面的體制,并加以發展完善。既突出了疆域政區的主體,又將政治、經濟、地理等內容融于一體,而且按圖讀志,一目了然。后世的宋、元、明、清的地理志,僅稍作損益,大體均沿襲其體例。

  《四庫全書總目提要》評價此書:“輿地圖經,隋唐《志》所著錄者,率散佚無存。其傳于今者,惟此書為最古,其體例亦為最善。”

  李吉甫撰《元和郡縣圖志》不僅是唐代地理名著,而且是我國現存最早又較完整的地理總志,被譽為我國古代地理總志的典范,更能看出一代賢相忠貞為國的良苦用心。

(本欄目總撰稿為卜憲群,本期作者為山東大學歷史文化學院王建峰)

  大事記

  公元811年

  唐憲宗召李吉甫回京,第二次任職宰相。他向朝廷建議裁汰冗雜官吏,以節省國家財政支出。

  公元814年

  詩人孟郊去世。孟郊與賈島齊名,有“郊寒島瘦”之目。著有《孟東野詩集》。

  公元819年

  韓愈諫迎佛骨,帝大怒,貶韓愈為潮州刺史。

  公元821年

  盧龍、成德二鎮復叛。次年,魏博鎮復叛。該三鎮合稱“河朔三鎮”,安史之亂后逐漸形成地方割據,憲宗時曾一度歸順中央。此后,三鎮割據局面一直持續到唐朝滅亡。

  公元823年

  唐朝和吐蕃分別在長安和邏些(今拉薩)建碑,將此前唐朝與吐蕃第八次會盟的盟誓刻石記錄。

  公元824年

  穆宗病逝,其子李湛即位,是為敬宗。

  公元829年

  南詔進攻唐朝,一度兵臨成都。南詔撤軍時不僅掠走大量財富,還有數萬人口,包括手工業者,極大地促進了南詔手工業的發展。

彩88-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