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20

2020|公元620年代

拜占庭帝國的軍事屯田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2020-06-05 17:13

(腳本撰寫:劉同華 視頻統籌:劉芳源)

  上期回顧

  公元618年,李淵代隋稱帝。唐朝建國后,承繼隋朝制度,進一步發展了秦漢以來的中央集權的國家政治體制,確立并完善了三省六部制,有力保障了國家行政的貫徹力和執行力,為實現和維護國家大一統做出了重要貢獻。三省六部制在唐朝的完備,標志著中國封建社會時期中央集權制度得到了進一步的完善,達到了制度文明的新高度。

  本期提要

  在公元620年代,拜占庭帝國遭遇到前所未有的生存危機。希拉克略開始摒棄古羅馬的舊制,嘗試建立適合帝國生存與發展的軍事制度,在帝國與薩珊波斯前線建立起軍區制。軍區制是一種帝國通過授予軍人不可剝奪的世襲土地權利,來換取其為國家繳納少量稅收并服軍役的土地制度。希拉克略軍區制改革不僅挽帝國危難于一時,而且開創了政治軍事體制方面的巨大變革,為拜占庭帝國的延續提供了重要的制度支撐。盡管軍區制也存在一定的缺陷,但是這項舉措無疑是古代帝國在國家治理方面進行的重要嘗試。

塞爾吉奧波利斯(Sergiopolis)遺址。

  危機往往是歷史上眾多偉大改革的催化劑,而人類社會也屢屢在危機與挑戰的磨難中踽踽前行。拜占庭帝國皇帝希拉克略就是面對危機,通過改革延續了帝國生命。

  公元620年,拜占庭帝國首都君士坦丁堡已被波斯人與阿瓦爾人圍攻達4年之久。就在前一年,也就是619年,號稱“地中海糧倉”的埃及地區已被薩珊波斯占領,拜占庭帝國最為富庶的重要產糧區也落入世敵之手。拜占庭帝國遭遇到前所未有的生存危機。

  這種危機的萌芽,其實早在查士丁尼大帝統治晚期便已開始浮現。查士丁尼時代的長期征伐,留給后代的是一個國力耗盡、危機重重的帝國。在查士丁二世、提比略二世和莫里斯統治時期,拜占庭帝國內外交困的局面始終沒有出現根本性的改觀。拜占庭帝國的社會與宗教日益分裂,派系斗爭激烈,經濟腐敗,軍隊墮落。內外沖突的爆發與擴大,則進一步加劇了帝國的困難局面。

  拜占庭帝國位于亞非歐大陸的結合地帶,歷來是各民族、各部落遷徙的重要通道。這種海陸交通的通達性與戰略位置的重要性,在帶給拜占庭帝國得天獨厚的貿易便利的同時,也使得本地區極易受到來自四面八方勢力的攻擊。亞非歐地區只要出現強大的帝國,拜占庭帝國所占據的西亞北非及東南歐地區便會成為各方勢力激烈爭奪的重要戰場,導致本地區鮮有風平浪靜的和平時刻。

印有希拉克略頭像的拜占庭金幣。

  可以說,拜占庭帝國從建立之日起,就始終面臨著如何維持長久生存的巨大考驗。拜占庭帝國的考驗,不僅事關自身的存亡,還關系到西歐地區的安危。可以說,拜占庭帝國是西歐諸國最重要的天然屏障,抵御著來自亞非地區的潛在威脅。然而,古羅馬帝國的體制已難以適應社會現實的需要,因此其政治文化遺產日益遭到拋棄。在希拉克略時代,拜占庭帝國適時汲取全新的資源,開創契合社會實際的模式,從而進入一個不同的階段。

  610年,希拉克略取代福卡斯,成為拜占庭帝國的皇帝。希拉克略年輕時曾隨父經營馬格里布地區,擁有豐富的地區治理經驗。當希拉克略執掌拜占庭帝國這艘隨風顛簸的巨輪之時,帝國的財力已經消耗殆盡,陳腐的古羅馬管理體制已經難以運轉,依靠雇傭兵招募體系運作的軍隊早已不堪一擊。在長期的內外沖突中,帝國各地幾乎都已淪為廢墟。在內部危機不斷加深的情況下,拜占庭帝國還面臨著險惡的外部環境。此時,堪稱拜占庭帝國核心區域的巴爾干腹地正遭受著斯拉夫人和阿瓦爾人的威脅,帝國東部省份長期受到薩珊王朝的擾襲,君士坦丁堡則一度面臨著來自北方和東方戰線的威脅。

  在帝國面臨生死存亡之際,希拉克略開始摒棄古羅馬帝國的舊制,嘗試建立適合帝國生存與發展的政治軍事制度。希拉克略開始移植其在北非地區的治理模式,在東方亞美尼亞和奧普希金前線地區建立起軍區制,以應對薩珊波斯的威脅。

  軍區制最早在公元7世紀出現,是伴隨著封建制農業的產生以及戰爭的需要而開始建立的。希拉克略極力推進這項意義深遠的重大改革,并為拜占庭帝國注入了新的活力。希拉克略將舊有省區重新組建為軍區,逐漸拋棄了查士丁尼時期的管理制度。如同其在北非建立的拉文納和迦太基總督區,希拉克略也將小亞細亞劃分成數個軍區,每個軍區分別由各自的軍事首腦“將軍”統轄,形成了以軍區為形式的軍事管理單位。這種新型軍事管理單位的普及并非一蹴而就,原有省區依然延續了很長時間,甚至出現過一個軍區內包含著數個省區的情況。軍區首腦“將軍”掌握著最高軍事指揮權,地位明顯高于行政總督,進而將新管理體制打上了鮮明的軍事烙印。可以說,軍區制是舊時“邊防軍”制度與總督區政府體制相融合的產物。

希拉克略軍隊與波斯軍隊交戰。

  概括而言,軍區制是一種帝國通過授予軍人不可剝奪的世襲土地權利,來換取其為國家繳納少量稅收并服軍役的土地制度。軍區長官不僅擁有最高軍事指揮權,而且掌控著地方行政事務。兵士從帝國領取軍役地產,可由自身耕種或雇人耕種,享有使用土地的一切權益,而且在符合帝國規定的情況下可以世襲。作為交換,兵士需要向帝國繳納部分地稅,并在帝國號召時自備武器糧食,為帝國服軍役。

  與軍區制相適應,希拉克略大力推行軍役與封建義務相結合的軍事屯田制。在新占土地上,希拉克略有計劃地進行移民,并將無主土地或荒地分配給帝國士兵。軍官擁有的土地相對較大,而且享有大量的特權。相較而言,普通士兵的份地則相對較小,而且權利有限。可以說,份地的大小與權利的多寡直接與軍階掛鉤。各個軍階的兵士在收到份地之后,可以在份地上建立家庭,并依靠份地上的收入來維持家庭生計。在國家征召時,領取份地的兵士則需自籌軍備隨軍征戰。份地上的兵士被稱為“農兵”,具有半農半兵的典型特點,構成軍區制的重要根基。

  這種兵農結合的制度最早出現在中國,西漢早期就已經在邊疆屯田,比希拉克略的軍事改革早了約800年。

  在弱肉強食的古代社會,生存與擴張往往會成為帝國宮廷的首要考量。在此情境下,軍隊便往往被視為帝國、王室乃至宗教信仰至關重要的捍衛者。拜占庭帝國獨特的地理位置與戰略處境,使其在歷史上不斷遭到來自四面八方的外在威脅,成為亞歐各民族不斷襲擾與掠奪的對象。拜占庭帝國的歷史充斥著不同時期、不同地域的軍事沖突,軍隊的強大與否往往會成為帝國興衰的關鍵因素。與此同時,因供養軍隊與進行戰爭所導致的巨額軍費開支與物力損耗,往往會成為龐大帝國沒落與滅亡的重要誘因。強大的軍事,是一國安危的重要保障。穩定的農業,則是一國生存的重要根基。

  軍區制的推行,對于拜占庭帝國的延續起到重要的作用。由于連年征戰,拜占庭帝國不僅財力耗盡,而且兵員嚴重不足。軍區制的推行,不僅通過將兵士固定在土地上,推動農業生產的恢復和發展,增加了帝國的稅收,而且通過以農養兵,保證了兵源的穩定。軍區制通過將土地與軍役相結合,實現了土地稅與軍事服役的統一,既減輕了財政負擔,又增強了軍事力量,改善了拜占庭帝國在對外戰爭初期的不利處境。622年,拜占庭帝國擊敗了薩珊波斯軍隊,解除了帝國首都面臨的威脅。在626年,拜占庭帝國將戰爭推進到薩珊波斯境內,并最終迫使薩珊波斯達成暫時的停戰協議。

  希拉克略軍區制改革不僅挽帝國危難于一時,而且開創了政治軍事體制方面的巨大變革,為拜占庭帝國的延續提供了重要的制度支撐。希拉克略逝世之后,其繼任者繼續推行軍區制改革。在阿拉伯人異軍突起之后,軍區制也被此后的伊斯蘭帝國所沿襲。盡管形式各異,但軍區制及其衍生品也逐漸成為阿拉伯帝國、塞爾柱王朝乃至奧斯曼帝國至關重要的軍事政治體制。不可否認,軍區制也存在一定的缺陷,特別是難以避免土地兼并和軍隊腐敗現象的發生。然而,這項兵農結合的舉措,無疑是古代西方進行國家治理的重要嘗試。

(本欄目總撰稿為卜憲群,本期作者為山東師范大學歷史文化學院劉昌鑫)

  中西大事記

  中 國

  公元622年

  突厥頡利可汗進攻唐朝。

  公元624年

  高句麗遣使于唐。

  公元627年

  貞觀之治開始。

  公元629年

  西藏松贊干布即吐蕃贊普之位。

  西 方

  公元622年

  穆罕默德率眾分批離開麥加前往麥地那,即“徙志”。

  公元623年

  丹麥伊伐爾·維德發德米王征服瑞典。

  公元626年

  拜占庭帝國將戰爭推進到薩珊波斯境內。

  公元628年

  波斯庫巴德二世與拜占庭帝國議和。

彩88-助手